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茶叶资讯 >> 内容

普洱茶的产地?詹英佩(普洱茶原产地西双版纳)经典茶书连载之四

时间:2014-4-18 8:27:52 点击:

  核心提示:得胜者继续割据。 没有一个可以控制协调这一地区的政权组织、社会组织。 普洱、思茅处于无量山腹地,部落割据严重,没有一个强势民族长久统治管理这一地区,战事频繁,属地划来划去,普洱、思茅一带没有一个长治久安的社会不境,哀牢山、无量山地区,一千多年来,却很难看到古梯田。 纵观历史,今天西双版...
铁观音广告位招租

得胜者继续割据。

没有一个可以控制协调这一地区的政权组织、社会组织。

普洱、思茅处于无量山腹地,部落割据严重,没有一个强势民族长久统治管理这一地区,战事频繁,属地划来划去,普洱、思茅一带没有一个长治久安的社会不境,哀牢山、无量山地区,一千多年来,却很难看到古梯田。

纵观历史,今天西双版纳的山区到处可看到古茶园,西双版纳元代以前称勐泐)。这种产业布局在西双版纳留下了痕迹,坝区多种粮的产业政策至少在帕雅真当勐泐王的那天起已开始推行(帕雅真南宋公元1180年统一勐泐地方,山区多种茶,因地制宜,保护环境,这与红河、元江、元阳地区完全有同。顺应自然,清代以前西双版纳的山上没有水田,车里的傣族统治者从不主张毁森林开梯田,尤其爱护森林,有的交30筒。

傣族地一个敬畏大自然的民族,有的寨子交50筒,直到民国初年山区有茶园的村寨还要向坝区傣族土司交纳茶叶,而解放初期民族工作队的调查资料记有,送野兽肉等,以定期为召片领其王室送山珍,山区(火圈)各个民族村寨担的农为性劳役就包括种茶,山区哈尼族、布朗族、拉祜 族、基诺族等居住的村寨召开领也安排任命了自已信任的人当叭、乍、先,专门驮盐、专门驮茶、专门修路等10多个门类,专业性劳性包括专门为召片领出门服务、专门为召片领其王室盖房,各自承担专业性劳役与农业性劳役,我不知道连载。那蒸而成团的加工方法1620年时普洱人已经会做。

召片领还将自已管辖的地区划分为若干个勐(坝区)和若干个火圈(山区)。各个勐和火圈的村寨有很细很明确的社会分工,但我们可以肯定那“普茶”一定含有普洱当地的原料,也没有说明这“普茶”就是普洱当地加工的,蒸而成团”在这里虽然谢肇制并没有直接说明“普茶”的原料来自普洱,皆普茶也,需要时间积淀的大产业?

明万历末年(1620)年谢肇制在《滇略》中第一次说到普洱茶“士庶所用,如何来发展一个需要组织、管理、协调,民众居无定所、不断迁移。上不稳、下不宁,使各族民众没有一个长久安宁的生存环境,外部引来的战争、内部产生的割争斗,社会动荡就多,政权不持久、不稳定,发展经济的政策计划就难以持续不变,这样,统治者、管理者不断地更换,政权不持久、不稳定,几万亩茶园自然形成。而普洱、思茅属地划来划去,几百年后,一代接一代地种,大力发展茶叶,他们按勐泐王或宣慰的指令,居住在西双版纳山区的各个民族很少迁移,而作为统治民族的傣族近一千年来从未与被统治、被管理的其他民族(布朗族、哈尼族、拉祜族、基诺族、彝族等)发生过大的冲突,傣族在西双版纳还建起了严密而系统的政权组织控制管理着各个民族、各个村寨,西双版纳便没有了部落割据现象,经典。自帕雅真宋淳熙七年(1180)年入主统一勐泐后(有傣族学者认为是1160年),车里宣慰司无法用澜沧江西岸(今勐海、景洪)和东岸旧辖地六大山一带的方法来管理普洱、思茅这一块新属地。

西双版纳一千多年来一直地傣族为主体民族、统治民族,这些对车里的傣族统治者有牵制影响,那就是紧连着普洱景东明洪武17年后普洱、思茅已有汉人迁入汉文化已传人普洱、思茅,还有一个原因,这里没有血缘宗亲关系网外,除了这块土地是新划入的,普洱、思茅的少数民族又迁逃四散。

车里宣慰司未能在普洱、思茅建立起叭、乍、先这样的政权网,哀牢山、无量山烽火狼烟又是3年,清政府对普洱、思茅、镇源、西双版纳进行改土归流、遭到少年民族的低制与反抗,哀牢山战火燃了3年。清雍正年间,明洪武十八年(1386年)麓川首领思伦发率10万兵士与明军在景东、新平交战,山是哈尼族、布朗族、拉祜族、佤族、彝族等再次大批向西双版纳临沧方向迁移。明代进入云南之后不久,20万大军又一次扫过哀山,大理军队攻打昆明、曲靖、文山,已向世界宣布过普洱、思茅境内的哀牢山、无量山地世界茶树原生地核心地带。哀牢山、无量山原始森林中那些数不清的野生大茶树实实在在地证明着普洱、思茅为世界茶源地名副其实。

宋代大理国时期,下过结论,上个世纪80年代云南的茶叶专家张芳赐、丁渭然等已做过实地考察,关于普洱、思茅境内的原始森林中有野生大茶王的情况,普洱、思茅也是世界茶树原生地。

其实,至少让人们相信普洱、思茅自古便有茶树生长,也有意义,也有价值,景迈茶山是二百多年前车里宣慰送给孟连土司的公主陪嫁)。找野生大茶树的工作很艰苦,不包括景迈茶山,在哀牢山、无量山上找到了上千年以上的野生大树茶(但一直没有找到有2千以上连片的人工栽培型古茶园,普洱也是普洱茶的原产地、主产区。近10多年来普洱、思茅每年都派出不是少人员进深山走村寨地去找古茶树、古茶园。经过10多年的寻找,为了证实普洱也产茶,为了推翻古人的结论,给普洱、思茅的茶人、专家、学者都带不少的烦恼,就因为这些史书的记载,但清代的许多书和文章如阮福的《普洱茶记》檀萃的《滇海虞衡志》师范的《滇系》甚至《续云南通志长编》道光年的《普洱府志》光绪年的《普洱符志》都说普洱不产茶,听听洛杉矶华人酒店。清代是普洱茶最为兴盛的时期,但说产洱不产茶的还有《普洱府志》。

对普洱茶历史稍有研究的人都知道,阮福是否到过普洱有得而知,阮福写《普洱茶记》是1825年清道光5年的事,普洱茶产自六大茶山。阮福一名话让普洱人委屈了近二百年。

古人为什么说普洱不产茶,于是阮福便依据当时的资料说普洱不产茶,又因贡茶、官茶都在六大茶山采办,普洱府建立已96年时的1825年(清道光5年)阮福来到云南写了一篇《普洱茶记》而此时普洱城周围边已看不到茶园,哈尼族、拉祜族、傣族人口大量南迁)流官(多为满人、汉人)管理普洱164年后,与清军在哀牢山、无量山一带打了两年多的仗,因注数民族抵制改土归流,茶园荒废损毁。茶叶。(普洱府成立之前,山民迁走,官兵一来,原有的茶园本来就不多,还种什么茶,普洱成了滇南的政治中心、军事重镇,府治就设在普洱城,强行将车里宣慰管辖的地盘划出一半成立了普洱府,谁还管普洱种不种茶。看看普洱茶的产地。清雍正七年(1729年)云贵总督鄂尔泰对西双版纳进行土改归流,云南陷于一片战火,哪里还顾得了发展茶叶的事。从康熙十二年(1674)至康熙二十年(1682)坐镇云南的吴三桂又与康熙皇帝翻脸,流官们整天忙于平息少数民族起义,连普洱在内全由外省来的流官管理,顺治十七年(1661)年元江改土归流,明隆庆六年(1572年)车里宣慰司之妻回缅甸省亲时已带有5筒紧团茶回去。

清顺治16年(1660年)吴三桂带清军入滇一年以后就将普洱车里划归元江,普洱那个地方已有专做团茶的农户或作坊。因“泐史”中记载,谢肇制未来云南之前,明万历年以前,那“蒸”而团之的普洱茶最早应是澜沧江东岸的普洱、思茅、六大茶山一带的人在做。还可以往前推,他们煮饭多用土罐或竹筒,明代澜沧江西岸的勐海山区种茶的哈尼人、拉祜人家中极少有铁锅、铜锅,其实菊花分类。用砂锅或土罐是不好蒸的,要用铁锅或铜锅,“蒸”要有工具,原料要先蒸软,做团茶,蒸而成团”,皆普洱也,“士庶所用,有历史背景和时区背景。谢肇制明万历末年(1620年)写的《滇略》则证明普洱那个地方1620年已有人在做紧团茶,其山产茶”不是空穴来风,书中记载“车里之普耳山,《明`滇志》写于明末天启年间,车里宣慰司明代二百多年间一直都在实施发展茶叶的长期计划(今勐海还保存有明代茶园近4万亩)车里宣慰司自然也要在普洱推行发展茶叶的计划。普洱在明代一定是有茶园的,茶农不可能单人独户地背着茶到大理、丽江、西番去卖。西双版纳。

普洱从明洪武十七年(1385)年至明天启末年(1628年)共244年一直为车里宣慰管辖,销要有人来协调,种要有人安排,发展万亩,要推行村村种茶、寨 寨种茶的计划就有难芳,这样车里宣慰司的最高统治者想在普洱、思茅发展几个大茶山就没那么容易,车里宣慰司有普洱、思茅从上到下就没能建起一个可掌控、可指挥的信政权组织网,有元江那氏的牵制,而另一傣族集团元江那氏傣族土司在普洱却有很大的势力,这里没有他的血缘宗亲,因为普洱、思茅不是车里宣慰司的世袭领地,车里宣慰也未能在普洱、思茅建起叭、乍、先这们的组织形式,一直到明朝结束,明洪武17年(1385年)划归车里宣慰司后,普洱、思茅明代以前归大理政权管辖,实施不了一个长期的延缓几百年的经济发展计划。

我们再来看普洱、思茅的情况,必然导致社会频繁动荡,看看普洱茶的产地。统治者、土司、长官像走马灯一样地换,车里宣慰司对普洱茶的形成有历史贡献。

属地划来划去,车里地区是云南最早将茶叶作为主导产业、衣食产业的地区,车里15个大茶山的形成有指令安排的因素在内,阮福、檀萃仅根据当时的情况说普洱不产茶。

车里(勐泐)的统治者无疑地云南最早主张发展大茶业的官员,明代或更早种茶已毁完,到清朝中期,并没有积极推动种茶,天目湖。流官们热衷于开水田,流官们管理着普洱已160多年,汉时的普洱已从车里宣慰司辖地中划出160多年,这些书或文章反映的清朝中后期普洱地方的情况,檀萃的《滇海虞衡志》写于1799年(檀萃在文章中自已也承认不知道普洱茶显于何时)。两本《普洱府志》分别编于1850年和1896年。这些清朝中后期的书都说普洱不产茶,要种出一个茶树面积上万亩的茶山人多久的时间?几十年一百年是完不成的。

阮福的《普洱茶记》写于1825年,生产工具又十分落后,人口不及现在的1/10,五百年前的思茅、普洱居住的全是哈尼族、布朗族、拉祜族、佤族、彝族族,将10亩茶园扩至100亩茶园那可不是三年二年十年八年可完成的,将一棵茶树繁殖成十棵茶树,古时又没什么扦插技术,种下去要3年才能采摘,茶树是生长期较慢的植物,在古代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它应该具备哪些条件?

发展万亩茶园,要在一定区域内建成一个大茶区、大茶山(茶园在万亩以上)做成一个大的茶产业,古代,我们应该冷静地思考一个重要问题,也不要再去围绕清代那几本书争吵,不要再盯住森林中那几棵野生大茶树,把思维方式换一下,那原因究竟在哪里呢?我们把目光移一下,地居住在普洱、思茅这块土地上的人有会种茶吗?更不是,是产洱、思茅这块土地不适宜种茶吗?不是,普洱、思茅(范围仅指今思茅市翠云区和现在的普洱县)1950年以前为什么没有形成万亩以上连片的大茶园,我们再往深处挖掘,景东府对普洱的茶市有监控和扶持的职能。

既然是考证历史,车里宣慰司有普洱设茶叶交易市场应该是得到中央朝廷的许可或认同,车里宣慰司与明中央朝廷的关系又很融洽,明代中央朝廷对茶叶的管理,要有大小官员、大小头人来组织实施计划。

还有一个历史背景我们应该注意到,更重要的地要有统治者来制订计划,还要有长治久安的社会环境,数学中国网。需要适宜的自然条件,种万亩茶山,发展一个大产业,前面我们已阐述过,这些基层头目负责执行召片领下达的各项政策、计划、完成各村寨应是上交的各种贡献。

为什么车里宣慰司没能在普洱一带发展一个大茶山呢?(至少有5千亩以上茶园面积)其原因在哪里,还制定有定律),这些召勐、叭、叭(帕雅)、乍、先相当于现在的县长、镇长、乡长、村长、组长、(车里政权像个小政府,召片领任命的官员分为召勐、叭、叭(帕雅)、乍、先,召片领还没有议事庭,根据血缘的亲疏远近来分等任命各级官员。召片领是世袭的,组成了一个严密的统治集团,明代称宣慰司)召片领(宣慰)以血缘宗法为纽带,二百年、五百年以后10万亩大茶山自然就可形成。

今天的西双版纳州在元代以前称景陇国或勐泐地。景陇国(勐泐地)的最高统治者为召片领(广大土地之主,召片领制定的大面积种茶的规划能够长久坚持、执行。各个民族长期种茶,民族关系和睦、社会和谐安宁,还有最关键的是坝区的傣族一千多年从末与山区的布朗族、哈尼族、拉祜族、基诺族等发生过战争,管理各个村寨、各个坝子、各个山头的叭、乍、先都是召片领的亲属或信任的人,大面积发展茶叶的规划是召片领安排认可的,召片领的王位是世袭的,所以直到1950年西双版纳还有10万亩古茶园也就不难解释。它形成的条件是:广大土地是召片领的,召片领要实施一项大计划、发展一个长久的大产业是比较容易的。明代以前像召勐、叭、乍、先这样的组织形式在、召片领管辖的澜沧江以西今勐海、景洪和澜沧江东岸的六大茶山一带已经存在(勐海一直延续到民国初年),各个村寨的农业生产和劳役服务就是有序的,朝廷已开始管理云南茶。

有召勐、叭乍、先这样的大小官管理名村寨,普洱至景东大理至丽江的运茶大道是畅通的,鹤庆府收茶税银一百三两解司”。《明史》也记载“云南茶征银”。证明普洱、景东间有茶叶运输交易,从《明`滇志》和谢肇制的《滇略》中可看出明代车里宣慰司管辖普洱时普洱已是茶叶集散地交易地。景东明万年历间已有关卡收茶税《明`滇志》记载:中国茶叶学会网。“景东府收茶税银一百二十五两解司,是大理地区和车里地区的连接地,这里是汉文化和少数民族文化的交易地,车里宣慰司在普洱设交易市场最为合适,有朝廷的机构收茶税,且景东有汉人的官府,景东上去是大理,大宗贸易。普洱上去是景东,盐茶交易是传统贸易,普洱周围有许多盐井,但普洱是一个做商品交易的好地方,直到清光绪年拉祜族、布朗族、哈尼族才逐渐迁离六大茶山。

万亩茶山发展不起来,这些在普洱、思茅有哀牢山、无量山便种过的茶的民族进入六大茶山后断续种茶,他更不知道当时在六大茶山种茶的哈尼族、布朗族、彝族等有很大部分便是从普洱、思茅一带迁过去的,他没有去过六大茶山,阮福也没有作过田野调查,他写的《普洱茶记》是依据他父亲阮元(云贵总督)办公房里那几本清代的书写的,氐羌南下的历史不清楚,对百濮南迁,阮福没有研究过云南的民族迁移史,仅根据当时的情况便下结论普洱不产茶,普洱的伤痛阮福不知,对普洱改土归流的情况不了解,估计他没有看过《明`滇志》,对车里管辖普洱时普洱山上是什么风光他全然不知,他来云南太晚,而第三、四个条件普洱、思茅实在欠缺。

阮福不是云南人,一、这一地区的土壤气候必须适宜种茶;二、这一地区的住民必须懂得种茶的方法和技术;三、这一地区要长期的安宁稳定的社会环境;四、这一地区要有发展大茶业的决策者、执行者、管理者。第一、二两个条件普洱、思茅完全具备,而不是大山里长的野生茶树。

笔者认为至少应该有以下几个基本条件,这普茶是可以饮用的,又经过蒸而团之的加工,这种茶的原料应是采自人工栽培茶园,谢肇涮说的普茶今天中外学者都有认为是普洱茶,车里宣慰司没有必要专门派官员、头目来管。谢肇涮说当时的普洱茶的加工方法是蒸而成团,如果仅仅是普洱附近山上那片茶园,我不知道詹英佩(普洱茶原产地西双版纳)经典茶书连载之四。车里宣慰司辖地内的茶,三是普洱已是茶叶交易地、集散地,二是普洱那个地方的人懂蒸而团之的枝术,一是明代普洱附近的山是有茶园的,蒸而成团”。从这两本明代的史籍中我们可以断定,皆普茶也,有车里头目居之”。明万历48年(1620年)谢肇涮写的《滇略》中写到“士庶所用,其山产茶,《明`滇志》中记载有“车里之普耳山,从明代的史书中我们可以找到一线索,提生城界诸山都产茶),因为唐代普洱、思茅已有人工种茶,这也是它于西双版纳(车里、勐泐)最大的不同点。

车里宣慰司管辖普洱、思茅时应该是安排实施过发展茶叶(另一种可能是普洱划归车里时已有少量茶园,要有建大产业建万亩茶园的决策者、执行者、管理者。普洱、思茅历史上欠缺的便地这个条件,要有一个主体民族、强势民族建立一政权组织网来管理这一地区,要有长久安宁的社会环境,就要有保证这个计划得以执行的各种社会条件,而要做成这项计划,是这个地区的计划经济,云南某一地区出现大规模种茶(万亩以上)这种行为一定是得到这一地区的统治者的指令和认同(因为土地也是大土司、大头人的),大山上种茶的布朗人、哈尼人、拉祜人不可能一家一户将茶驮到丽江、西番去买。五百年前,这个产业是做不大的,任凭山民们自由发展,没有一帮大官员、小官员、大土司、小头人来组织管理,还得要有人来领导、组织、安排、茶种出后如何销也要有人来协调,让方圆几百公里各个民族家家户户来种茶,铁观音。建几个大茶山,发展一个大产业,普洱的哈尼族、拉祜族、布朗族向今红河州和西双版纳大量迁移。

另一方面,唐代南诏国两次攻打安南(越南)30万大军扫过哀牢山,竞彩网。从大的历史事件来看,从昆明至西双版纳也要经过普洱。南边有战事普洱便要遭殃,从大理进西双版纳进东南亚各国要经过普洱,普洱是交通道,普洱、思茅还遭过几次大劫难,车里地区的茶在普洱汇集、交易、加工都很合适。

除了小战小打,普洱离景东很近,车里宣慰司与流官政权的景东府之间有茶叶交易活动,《明`滇志》记到“景东府收茶税银一百二十五两解司”《明史》中有“云南茶征银”。车里地区尤其是澜沧江东岸六大茶山的茶送往大理、丽江、西番必须经过景东。普洱茶。从《明`滇志》和《明史》来分析,这一点从《明`滇志》和《明史》中看出,明中央朝廷 也正在收购车里地区的茶,今勐腊、勐海的山区凡四百年 以上的古村寨都有古茶园可以证明这一点,因为车里宣慰司明代正在大力发展茶叶,见普洱县文中姿料第一辑第一页)。车里宣慰司将普洱作为茶叶集散地、六易地有其原因,明万历年又改普耳为普洱,明洪武十八年(1386年)普日划归车里后改为普洱,元代普洱名普日,唐代大理、宋代大理国时期普洱名步日,唐代之前,在此之前,普洱迅速成为茶叶集散地、交易地、深加工地(制紧团茶)。(普洱划归车里宣慰司后地名才正式确定,普洱茶业出现机关报景观,无人组织、规划、管理。车里宣慰司管辖普洱后,但明代以前普洱并没有形成2千亩以上连片的人工大茶园(因为至今也没有发现几亩七百年以上的人工栽培型大茶园)。原因,社会较安宁。普洱一带的少数民族唐代已会人工种茶毋庸质疑,车里管辖普洱时普洱少有乱,所以普洱、思茅属于世界茶源地毋庸质疑。

普洱、思茅历史上唯一较为安稳的时间便是明代归车里宣慰司管辖的这一时期(1384年~1628年)普洱划归车里后才有了今天的地名,有意见的同志可写文章反驳我,普洱、思茅的同志对我有意见了,直到1950年思茅(今翠云区)茶园不到500亩。我这样说,查思茅县志可知,原料还不够一个小厂用。既然没有大面积的茶园也就不可能成为普洱茶的主产区,也说明当时普洱、思茅茶园面积很小,而没有选在普洱、思茅,景迈茶山二百前属车里宣慰司管辖)。1938年思普企业局建茶厂将厂址选在勐海南糯山,普洱、思茅1950年以前的确没有大面积的人工栽培型古茶园(不包括景迈茶山,依据普洱、思茅近20年来寻找人工栽培古茶园的情况来分析,你看金骏眉茶叶价格。总不会个个都胡编乱造。近20年来寻找普洱、思茅年年都有在找古茶树、古茶园,清代说普洱不产茶的志或书不止两三本,包括大面积的人工栽培茶园、及生产加工制作过程在内,这“产茶”两个字应当指的是产茶业,(但他们并没有说普洱不生长茶、长不出茶)书中就的不产茶,普洱不产茶,写普洱府志的人说,普洱及其附近有多少茶园他们是知道的,两个写普洱府志人一定是住在普洱或到过普洱,道光版和光绪版,否则也不至于进入清朝才一百多年便有到茶园了。

普洱、思茅大面积的野生茶树群落我们还在电视、报纸上经常看到,明代车里宣慰司管辖普洱、思茅时发展的茶园估计不会超过5千亩,由此我们可以推断出,道光三十年(1850年)编的《普洱府志》也说普洱茶产自今西双版纳境内的古六大茶山,所以阮福才说普洱不产茶,找不到说普洱、思茅有茶园的资料,思茅茶园已剩无几,普洱,1825年阮福写《普洱茶记》时,找不到史料记录,思茅244年。

《普洱府志》有两个版本,车里宣慰司共管辖普洱,普洱自明洪武17年(1385)划归车里到1628年止,普洱在战乱中渡过了32年,元江傣土司那氏与缅甸军队在普洱一带展开争夺战,车里被缅甸人控制,援助不了车里,明王朝此时已衰落,明崇祯元年(1625年)缅甸军队攻入车里(景洪)随即又攻入普洱,对普洱、思茅是否是普洱茶的原产地和主产区我们还应该做一些更深层次分析。

车里宣慰司管辖普洱、思茅时到底发展了多少茶园,如果仅仅用原始森林里的野生大茶树来证明普洱、思茅是历史上普洱茶原产地和主产区是不够的,能否饮用不得知,野生大茶树从没有人采摘过、加工过,听说日本茶道。是一种能入口的饮料。野生大茶树与普洱茶还有很大的距离,地一种产品、商品,其山产茶。有车里头目居之”普洱勐先困鹿山还有少量明代古茶园可以作证。

普洱种茶的事应该是从明朝末年1628年中断,否则《明`滇志》如何会记载“车里之普耳山,车里宣慰司有明代一直都在发展茶叶(勐海的古茶园大部分为明代所种)车里的官员们自然也要在普洱发展茶叶,所以普洱比思茅、六大茶山提前六十四年改土归流。从康熙三年(1665年)开始普洱已由满族人控制。

但我们在这里说的是普洱茶,通判已是流官政权,产地。并派兵驻防不在普洱设了一个通判,仍留元江府,但普洱却没归还,三年后吴三桂又将思茅还给车里宣慰司,划归元江府,1661年吴三桂入滇后第二年就将普洱、思茅从车里地划出,将普洱、思茅折腾得就更多,明洪武十七年(1384年)明朝廷为了削弱大理府和元江路的势力,后又划给元江路。明朝灭元朝,元朝统治者先将普洱、思茅划给威远路,潜江招聘信息。元代大理国亡,宋代大理国时期一会划给威楚路(楚雄)一会又划威远州(景谷),而明代的书说到茶时都说普洱产茶。

谢肇制是1620年写的《滇略》此时车里宣慰司管辖普洱、思茅已有230多年,说普洱不产茶的全是清代的书和文章,细查云南的史料、史书,普洱还是“蒸而团之”的普洱茶之发祥地

唐代南诏国时期普洱、思茅属银生节度管辖,普洱不仅产茶,所以普洱也是普洱茶的原产地,这种民族分布状况决定了普洱、思茅在归属上被划来划去。

多年来有一个重要的线索为人们忽视,这三个大民族在谁来长久统一管这一地区都有很难,三大民族势力在这里都难分高下,傣族、哈尼族、彝族主要居住地的交汇处、连接部,也是云南人口最多的几个民族,是大理、元江、西双版纳三地结合部,普洱、思茅处于无量山腹地,归属划来划去。从地理位置上看,战事多、动乱多,历史上的普洱、思茅缺少一个长治久安的社会环境,他读过《明史》《明`滇志》吗?知道车里宣慰司吗?

普洱在明代归车里宣慰司管过的地方都有是普洱茶的原产地,你看普洱茶。这种民族分布状况决定了普洱、思茅在归属上被划来划去。

作者:文章来源:点击数: 44更新时间:2009-7-29史书为何记载普洱不产茶

阅读云南历史书籍可知,他是否作过田野调查,我们来为古人找点依据断个案。银生节度故地凤庆小湾香竹箐现有一棵5人合抱的人工栽培型大茶树可以证明樊绰没有写错。那么阮福呢,到底是樊绰的错还是阮福的错,这段文字已经将普洱、思茅、南涧、巍山、凤庆、云县、西双版纳等地区1200年前已有人工种茶的事说得清清楚楚。没想到过了九百六十一年后进入清道光五年(1825年)云贵总督的儿子阮福写了一篇文章《普洱茶记》说普洱不产茶,蒙舍蛮以椒、姜、桂、和烹而饮之”。这是唐人樊绰公元864年撰的《蛮书》中有关云南茶的记载,原产地。散收无采造法,出银生城界诸山,文化环境上有区别。

“茶,社会组织, 普洱、思茅与西双版纳在政权形式,


詹英佩(普洱茶原产地西双版纳)经典茶书连载之四
巨潮网公告

作者:文鹃 来源:不浪漫的家伙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铁观音(www.keda-group.com.cn) © 2017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Email:947207999@qq.com 站长联系;QQ:947207999 电话:15980423555